創刊宣言在地代誌焦點話題人物專訪回首頁     


  
>人物專訪> 王得利憂心農村未來發展
詳細內容:

家住宜蘭縣員山鄉深溝村的資深農民王得利,是一個具前瞻性思維的現代農民。世代務農的他,看到昔日賴以維生的稻田,這些年來紛紛冒出一幢幢豪華的「農舍」,王得利難掩憂慮,他說,這樣下去不但農村的樣貌變了,最後可能迫使農民沒有辦法在農村生存,這是相當嚴重的問題,但政府似乎並沒有重視。
三十九年次的王得利,生在一個世代務農的家庭,出生的時候,父親已經六十歲。而在他之前,已經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兄長。王得利說,他懂事以來就一直跟著兄長從事田間工作。雖然那時候,家裡擁有好幾甲的土地,但因為凡事都得靠人力,所以,擁有田地越多,代表工作越辛苦。雖然整天忙於農事,但王得利還有機會讀到初中畢業。他說,當時初中畢業要在公家機關找個工作,其實不算難,而當兵之前,他也曾一度到台北短暫工作了一段時間。最後是因為不忍母親一個人獨自留在宜蘭,才毅然返回故鄉。
民國六十二年,服完兵役的王得利回到故鄉繼續務農種水稻,這時候,耕作機械化正逐步在開展,而兄弟分家之後,耕作人力相對單薄,於是王得利以低利貸款購買一台割稻機,除了割自家的稻子之外,也受雇幫其他農戶代割。隨著機械化不斷演進,耕耘機、插秧機、割稻機也不斷改良,王得利跟隨著機械化的腳步陸續添購各式農機,加上農村人口老化,年輕人不願繼續從事種田的工作,於是有越來越多的稻田必須仰賴代耕,這種趨勢也造就了「小地主大佃農」的產生。王得利就是其中之ㄧ,他目前代耕的面積大約有二十多公頃,從育苗、播種、插秧、施肥、收割到之後的稻穀乾燥、儲藏,甚至銷售都可以完全掌握,可以說已經到了企業化經營的程度。這些性質相同的農戶更結合在一起成立台灣第一家以稻農為主體的「台灣稻農公司」,王得利曾經一度擔任該公司董事長的職務。


儘管大規模的水稻栽種,為王得利帶來一定程度的營收,不過,王得利並沒有因為這個緣故忽視農村的潛在問題。王得利最擔心的是「良田變豪宅」所帶來的隱憂。王得利表示,最近這些年,包括他所居住的員山鄉在內的一些農村,土地被炒作,豪華農舍取代了昔日良田。而這些「農舍」相當大的一部分根本不是作為農用,而是被台北都會區的有錢人拿來當作「豪華別墅」。這些人享受田園風光,所排放的廢水造成農村汙染,惡果卻要農民來承擔,這是非常不合理的現象。而之所以會造成這種現象,王得利認為主要是「農業發展條例」開放自然人可以購買農地,打破以往對於農地的保護,這項政策對於農村的衝擊確實相當大。王得利表示,這些高等則的農地拿來蓋「農舍」,減少耕地面積之後,連帶就會降低稻米產量,這樣發展下去,不但農民無田可耕,國家將來也會面臨糧食危機。王得利質疑,這種具深遠影響的事情,難道政府都沒有仔細思考過嗎?

最近正值大選,農民年金的議題再次成為選戰焦點。不過,王得利卻點出其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。王得利表示,雖然農民年金增加一千元,但卻有為數相當多上了年紀的農民領不到這筆錢。原因是以前沒有農保,許多農民加入職業工會的勞工保險,而退保之後領了一點錢,但卻也因此喪失加入農保的資格。所以,無論老農年金加碼再多,他們這些人還是被排除在外,成了一輩子從事農業生產,老了卻領不到「老農年金」的諷刺現象。
除了「農舍」、「老農年金」之外,王得利對於農田休耕補助也很不能認同。王得利表示,休耕補助是在鼓勵農民不要耕作,不但造成土地資源的浪費,也增加國家的財政負擔,是雙重損失的作法。
王得利雖然只是平凡的農民,但卻有很多自己的想法與理念,這些想法,說不定連掌握國家未來發展的政府官員都沒有仔細思考過。所以稱王得利是一位具前瞻性的農民,其實一點都不為過。

 

 

宜蘭在地生活電子報TEL/ FAX:03-9253400 E-Mail:yilanllnews@gmail.com

版權所有 宜蘭在地生活電子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