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刊宣言在地代誌焦點話題人物專訪回首頁     


  
>人物專訪> 考古挖掘如探險,邱水金鍥而不捨走下去。
詳細內容:

基於保留文化遺產的使命感,邱水金投入考古工作將近二十個年頭,當中雖然遇過無數挫折,但他始終抱持以前在學校打橄欖球的精神,越挫越勇。他說,考古工作就像探險,當挖掘到古物或解開古文物謎底時,那種感覺非常特別,這也是除了使命感之外,讓他持續投入考古工作的重要原因。
台大考古人類學系(台大人類學系前身)畢業的邱水金,一開始並沒有從事考古工作,而是到學校擔任教職,他待過南澳鄉的南澳國中,蘇澳鎮的文化國中,最後則是在宜蘭市的復興國中退休。他在大學時期雖然學的是考古,不過,到學校任教,?的卻是歷史及生物。邱水金說,其實考古與生物的關連性反而比考古與歷史來得相近。因為兩者都談到「演進」的過程。
在學校擔任教職的邱水金,其實並沒有跟考古工作有太大脫節,主要是因為一些台大人類學系的老師或學長、學弟只要是到宜蘭從事田野調查,一定都會找他幫忙,而這也讓他有更多機會接觸文史工作。也因為這層關係,民國七十年,宜蘭縣政府成立文化中心,他就被借調到那裡服務,之後的若干年,邱水金就在學校與文化中心之間來回輪調了好幾次。


邱水金對宜蘭的歷史相當有研究,特別是關於平埔族。邱水金說,住在宜蘭的平埔族叫做噶瑪蘭族,以前漢人都稱他們為「番仔」,不過,小時候他的父親就告訴他,不可以用這種稱呼,因為這是貶抑人家的說法。邱水金表示,宜蘭有很多地名都是噶瑪蘭族的用語。像他老家附近冬山鄉的「武淵」,噶瑪蘭語是「魚簍」的意思。邱水金說,在他的印象裡面,噶瑪蘭族非常愛乾淨,住家附近的竹圍總是掃得乾乾淨淨。
邱水金不諱言自己可能也有噶瑪蘭人的血統,他說,以前有一句話叫「有唐山公、無唐山媽」,是指古早時代漢人從福建到台灣開墾,絕大多數都是男性,到了台灣之後娶了平埔族女子為妻,所以才流傳這一句話。
邱水金說,他真正投入考古工作,是從民國八十三年參加文建會所開辦的考古人才培訓班開始,那是文建會第一次開辦這種培訓班,地點是在當時的台北縣八里鄉。第二年,同樣的班隊在宜蘭開辦第二期,邱水金負責協助相關開辦事宜,就這樣與自己當初所學的考古有了最直接的接觸。投入考古工作之後,邱水金先後參與了大竹圍遺址、丸山遺址以及淇武蘭遺址的挖掘工作,而淇武蘭遺址目前還在挖掘當中。
邱水金頗有感概的說,主政者的態度是推動文化資產保存的重要關鍵。如果主政者重視,相關的保存維護工作就會做得好。相對的,如果主政者不重視,那麼遺址挖掘或文物保存就會面臨更多挑戰。


邱水金目前正在協助台大人類學系進行淇武蘭遺址的挖掘工作,這個遺址是北宜高速公路施工及得子口溪整治時發現的,地點是在礁溪鄉的二龍河畔。邱水金表示,淇武蘭遺址是台灣史前的重要遺址,民國九十年開始第一次搶救,出土的文物相當豐富,包括石錘、磨石、鐵器、珠飾等,年代大約距今一千三百年到一百年。
長年投入考古遺址的挖掘,邱水金說,其實這是一項相當辛苦的工作,他每兩年就要打一次破傷風的針,原因就是工作當中經常會踩到鐵釘之類東西,而醫生說破傷風針的時效是兩年。
最近淇武蘭遺址挖掘因為配合北宜高側車道施作正在趕工,邱水金也因為淋雨導致感冒,雖然如此,他還是照樣到工地工作,由這一點可以看出他對考古工作的執著與熱情。


 

 

宜蘭在地生活電子報TEL/ FAX:03-9253400 E-Mail:yilanllnews@gmail.com

版權所有 宜蘭在地生活電子報